Vogue china晼美无暇–晼子专访

Vogue china晼美无暇–晼子专访

关于晼子

晼子,80后女性摄影爱好者。擅长用导演控制的手法构筑封闭的私人纪实空间,在拍摄上注重自然的光影渲染。以单纯、洁净的视觉秩序形成了鲜明的个人风格。

2002年开始接触摄影,其中以沪居为题材的人文系列让人印象深刻。这些作品有别于传统纪实摄影中以“诚实”为名挑起的城市情调,浪漫以及看似冷漠的共鸣,而是将焦点对准了朴实的百姓面孔,以及弄堂里的生活细节;捕捉到了大都市里残存的历史,充分地还原了城市的内核。代表作品有《沪居烙印》等。

此外,还有一系列女性人像作品值得关注,她擅长通过影像来阐述人物的内心世界,也同时映射彼此之间的心情亦或周遭发生的事情给相互之间的成长带来些许转变。 代表作品《堕落天使》、《薇香蔓衍》、《花之物语》、《花样年华》等。

晼子没有选择摄影作为职业,更在意的是通过摄影来表达自己的情感与主观意识,作品在小圈子里“低调流行”。

 

弄堂中的美丽论证

Vogue china晼美无暇–晼子专访

Q:你早期的作品《往年回顾》及后来的《沪居烙印》都以纪实摄影的形式出现,拍摄灵感从何而来?为什么选择这种表现形式?

A:拍摄弄堂系列的初衷是想真切地表现上海百姓的日常生活。在大都市的流光溢彩下,他们与繁华并存却不失坚强,与喧哗并存却不失安静。他们在历史里根深蒂固,这些故事就发生在身边的里弄,就在不经意之间流逝。我想记录下被匆忙忽略却存在的生活细节。

沪居里很多建筑非常有特色,让人着迷,比如石窟门、老虎窗、天井、过街楼等等;我喜欢用局部去表现这些建筑物的细节,吸引我的不仅是建筑表面,还有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 我乐于去弄堂里拍摄这些生活常态,表现普通人的平凡故事。

《往年回顾》里面的作品是早期拍摄阶段慢慢积累起来的;《沪居烙印》是一次比较有计划的拍摄,用5-6个月时间内间隔完成的。分别走访了四川北路、多伦路、七浦路、老西门、 南浦大桥、 淮海路、思南路等地,还有些不知名的小弄堂。

Q:能告诉我在拍摄过程中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A:在拍摄过程中,我很感动于弄堂居民的热情帮助和支持,最有趣的事情,是在拍摄即将拆迁的某一地段时,很多大叔大婶都好奇地围了上来,问我,小姑娘为什么拍照阿;听我一番解释后;那位热心的大叔还要我进屋拍他们打麻将;有位大婶还说去她们家吃中饭;临走时一位老奶奶还塞了我两个橘子。

这是我感受到真诚实在的上海百姓,他们可亲的的人性魅力,使我想不断的深入这个主题的拍摄。

Q:从《往年回顾》到《沪居烙印》,你的个人风格完成了较大的转变,请分享一下你的经验。

A:我起初接触摄影用的是一个理光傻瓜机,35毫米镜头。后来买了富士S7000就一直没有换过器材,另外随身带一个理光R1,我不认为自己专业,只是爱好在充分发挥最大的热量。

最初拍摄只是简单记录,当我逐渐对摄影有了更深地理解后,开始更专注于在前期拍摄上思考过程和后期影像传达的视觉效果。就好比拍电影,摄影师有时是导演有时是灯光师有时是编剧有时还要负责道具等等,也同时要负责后期剪辑。我想这些应该都是严密相互关联,缺一不可。

进步和提高是建立在不断的积累,我想任何事情都有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吧。

 

我要简洁,并且完美无暇

Vogue china晼美无暇–晼子专访

Q:你的作品用“晼美无暇”作为Logo,保持着鲜明的个人特色,您是如何形成和坚持这种风格的?

A:我没有刻意的安排过自己会形成什么风格,拍摄的过程就是不断的尝试,我理解的个人风格可能也就是一种视觉形成的惯性思维,就是说一看就觉得是这一类的感觉。严格的说,好的作品是需要在严谨的光线,和一丝不苟的后期制作下完成的,那么同一个人的视觉框架应该都是有相同的思路和类似的结构。关键是要明确自己想要达到怎样的效果,至于形式是其次的。

上一篇: 3DsMax制作“被束缚的花儿”实例 下一篇: 资深设计师解读交互设计师的核心

赞助商

本文标题:Vogue china晼美无暇–晼子专访
本文地址:https://www.psxy.cn/photoshop/12141.html